首页> 专栏> 海外创业女金舟凤:米兰的一切我很享受

海外创业女金舟凤:米兰的一切我很享受

时尚COSMO 专栏
2015-04-23 08:25
跟法国摄影师竞争并不完全有优势,但她还是愿意挑战,为什么摄影行业就不能出一个中国籍的女性大师呢?
我们在地球的这端,

想象的地球那端永远是活色生香的。

而事实上,这种活色生香,

正在被一种蓬勃向上的气息改变着。

纽约、米兰、巴黎,这些国际都会里穿梭的中国身影,

已经不再是中餐馆的辛苦劳作,

或者工厂里的不见天日。

她用自己的方式改变着存在的价值。


见到金舟凤,是在北京飞米兰的航班上,她刚刚在国内订了一批生活家居的货发往米兰,马上要回到米兰给店里上春装做准备。
 

这是她在米兰生活的第14年,她在米兰拥有3家2000平方米的服装卖场,刚刚签了第4家3800平方米的店铺。
 

她今年刚刚30岁。

辛苦探寻


 

16岁那年,金舟凤决定去米兰读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家族里很多亲戚在米兰的生意已经风生水起,这些亲戚包括她母亲家族几乎全部的亲属,四姨、小姨、大舅、小舅、表哥、表姐。

“我在米兰附近的一所学校待了不到两年,学习不好,也不爱学习。语言学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便开始四处打工,”她笑着说,“我家里两个孩子,哥哥学习很好,我学习就很差,哥哥上大学那年,我选择出国去看看。家里是希望我出去读书的,但我到了那边其实也没有好好读书。”边学语言边打工的生活,几乎从16岁持续到20岁,“我打过很多工,在四姨的工厂里剪过线头,在餐厅端过盘子,后来也跟男朋友一起开过工厂。”虽然她自己省略了不少,但周围人讲的故事中有很多关于她的艰辛。最惨的一次是被老板从打工的店里赶出来,举目无亲,甚至不知晚上住哪里。她打电话给国内的哥哥大哭,想要回国。“我哥哥是我的精神支柱。刚到米兰那些年,他每天都会写邮件给我,每天一封,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打给他哭,他会说希望用他现在的一切换我幸福。我现在仍然很感动。”亲情在苦难的时候显得尤为珍贵。

这时候的意大利,很多中国商人的生意已经风生水起,这里面温州人占到70%,而作为服装生意集散地的米兰周边更是云集了无数温州人开的工厂。其中金舟凤的四姨夫是当地华商中的佼佼者。因为四姨夫的原因,四姨在上世纪80年代移居到了意大利。随着工厂生意越做越好,她的小姨、小舅都陆续去了博洛尼亚。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意大利的排华政策加上四姨夫几次投资失误,生意渐渐出现了危机。家族的亲戚们开始在意大利各个城市尝试几乎所有的生意形态,开制鞋工厂 、制衣工厂 ,代加工名牌,开中餐馆……异乡创业的艰苦,在开拓者的身上显得尤为突出。有了这样的家族背景,金舟凤创业的捷径就是有了很多前车之鉴,温州人擅长的传统行业—加工业、中餐馆,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日渐衰落,新的形态并没有很快被探索出来。

在米兰生活了5年多的金舟凤开始了自己第一次创业的尝试:日本料理。“那时候日本料理店刚刚开始在米兰流行,日本料理的制作也很简单,原材料都有专门的供应商送上门,便决定尝试着开一家。”在这之前中国人开的餐馆一般不太讲究装修,价格低廉是核心竞争力,而在2008年前后,随着中国餐馆日渐增多以及中国在当地做生意的人的生活越来越富足,大家开始在用餐环境上提升了自我要求。“这是我在米兰第一次自己跑装修,每天要跑很多家建材市场,跟工人砍价,好在那时候语言已经可以了。”金舟凤的第一次创业算是成功的,第一年,这家日本料理店赚了近10万欧元,那时候欧元和人民币的比率还是1: 10。

日本料理店存活了两年。这家店还有一个背景是,她和当时的男朋友一起开的,这个故事的结尾并不是创业失败收场,而是感情终结,黯然离去。“我当时什么都没要,一个人走了。其实现在想想,料理店也挺好赚的,一点都不累,也不太用操心。”她笑着说。

爱情的云烟总会随着时间消散的。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风生水起



 

2010年前后,小姨的生意成功了,辗转在意大利十余年,尝试了很多种生意后,小姨找到了盈利最为可观、经营方式并不复杂的新项目—服装超市。她把自己的成功模式分享给了所有的亲戚,“这个生意可以赚钱,小姨告诉我的。”2011年年底,金舟凤开始筹备自己第一家服装超市。这时候,小姨已经有三家店,表哥、表姐也陆续开了属于自己的店,表哥的店几经波折,并没有成功。这不是一个没有风险的生意,但风险在哪里并不能预知。不管怎么样,她用自己的积蓄、亲戚的支持和国内父亲的援助,凑够了启动资金15万欧元。“爸爸当时给我打钱的时候也是咬着牙的吧,5万欧元可是国内的50万。”回头想想当时破釜沉舟的劲头,她对于家人的感谢排在了首位。“我在家里一直很受宠,爸爸妈妈对于我的要求一般都会满足的,不行的时候我就撒撒娇,很好用。”
 

撒娇也好,宠爱也罢,一个25岁的女孩在异乡拿着过百万人民币准备创业,这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

开店筹备初期,困难就来了。在开日本料理店期间,当时的男友用她的身份证贷了款,在两人分手后,这笔钱并没有还,金舟凤的信用破产了,在意大利这个极度依靠信用的国家,她的名字几乎寸步难行。妈妈不得不从国内远渡到意大利,用自己的名字注册并租下了门店。如今,已经有3家店,财务账目和交税记录良好的她仍然还不能用自己的名字开店。



 

第一家600平方米的店,开在米兰和布雷西亚交界处的商贸区。“这地方是附近城市人购物的集散地,很多大型商场和超市都集中在这里,周末很多人会开车来这里买东西。开这家店的时候,我每天都会到这个地方来,看来往的人流,看他们的购物习惯。两周后,我确定要在这里开店,花了很多钱和工夫,才转来这家600平方米的店。”

即便看亲戚们开店觉得并不难,但到自己的时候,还是有很多想不到。第一个想不到就是,时间计划没有做好,在开店的前一天晚上,所有进来的货都还堆在地上,没有上货架。“当时四姨和小姨从另一个城市开车过来帮忙,一看我们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在一晚上完成这些货品上架,就把自己店里的工人全部叫来帮忙,二三十个工人干到凌晨5点多,才把所有的货品摆上架,让我顺利开业。”其实这不过是在4年前,说起当时的慌乱和如今的游刃有余,人要感慨的多半都是成长和阅历。“我妈妈当时每天睡不着觉,怕店开了没人买怎么办?可开业当天就卖爆了。”店开在11月底,临近西方的圣诞节,大采购的人们让这家新开张的店生意火爆,也让金舟凤的妈妈能够安枕了。“我当时预计第一年能赚5~6万欧元就可以了,但结果远超这个数字。”

迅速赚到第一桶金并没有让金舟凤盲目乐观,她拿着赚到的钱把旁边一家2000平方米的店铺租了下来。“为什么把两家店挨在一起?”“生意好啊,那个位置客流量真的很大,一家店完全不能满足消费。”虽然都是自己的店,但挨在一起的两家店她还是做了区分,一家以服装为主,经营男装、女装、童装、运动装、睡衣、内衣、礼服,琳琅满目。另外一家,经营服装以外的鞋、配饰、箱包等,甚至手机套一应俱全。

只有600平方米一家店的时候,她用一辆小型商务货车每周3次从另外一个城市的家里开到米兰的中国街进货。这辆货车是她的代步工具。“我以前出门都开这辆车,顺便就可以带些货回店里,有时候要去参加party,我就穿着高跟鞋长礼服,开着这个大车去了,朋友们都说你能别开这么大车穿礼服吗?我觉得挺好的啊,方便又可以带货。” 店多了之后,这辆车的运载能力显得小了一些,这辆车放在店后面的仓库里,有一阵子没开了,更大的货车现在基本都由司机开着了。“只有一家店的时候,其实是最辛苦的,才三四个工人,我几乎什么都要做,每个礼拜进3次货,要看店,要记录哪些货好卖和货的进出情况,要算账,要布置陈列,要管所有的事情。现在店多了,很多事情店长代劳了。”

除了保持着一周3次进货的工作,目前她更希望的是培养一些好的店长来分担工作。“进货还是要自己去,我的店能够开得这么顺利,跟我挑来的货好卖有很大关系。”现在,配饰、鞋等不太重要的品类已经由店长代为进货了,但衣服,金舟凤仍然坚持去选。“我在米兰那条中国街上很有名的,他们常常笑说,以后我要出钱修路,因为都是我走坏的。”金舟凤口中米兰那个类似Chinatown的街上充满着各色商品的批发店,要从上万件商品堆里选出自己要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选货的眼光成了决定家族里所有店铺收入差异的关键。这种家族联盟型的生意给外来者带来了无形的门槛,因为她们家族进货量大,而且支付现金进货,通常可以拿到更为低廉的价格,近两年,甚至可以先进货回去卖,卖完了再付钱。

这样的模式运营得很顺畅。第二年年底,金舟凤又租下了600平方米那家店旁边的店铺,打通之后扩成了1200平方米,后来又在米兰机场附近开了第三家店。规模越来越大,问题也便凸显出来,人员的问题首当其冲。由于两家店主要客源都是当地人,会讲意大利语是必要条件,而意大利籍员工繁琐的雇佣条件,也让她只愿选择中国工人。“先是招工,时间久了也会从别的店里挖人过来。开始只需要工人,慢慢地,需要能进货的、懂账目的店长和管理人员。核心员工的忠诚度成为目前最大的问题。” 

欧洲经济衰退带来了大量不稳定因素,店里常常要面对偷盗的问题。圣诞节前夕,一些罗马尼亚游民涌进店里,偷盗的问题日渐增多,甚至有人一次偷了3000多欧元的东西。平均20~30欧元定价的商品,偷到3000欧元简直是到了明抢的地步。当地的警察是不管这些的,被逮到后也只能让他埋单或者把货留下。为了安全,金舟凤曾经想过很多办法,装防盗扣,请带枪的黑人保安,也都是收效甚微。由于长期用现金进货,金舟凤还有一个风险,就是被抢劫犯盯上。也是圣诞节前,她的车停在路边被砸了车窗,偷走了准备用来发工资和奖金的上万欧元。“这些都很难规避,尤其是大家知道我是开店的,生意也还不错之后,很多贼就盯上我了。”聊起这些,她仍然笑着,没有半分畏惧。“怕也没办法,自己小心就好了。”

做到如今,几千平方米的店铺,23个工人,金舟凤开始担忧的事情反而多了。“我的管理还是比较粗放的,很多事情没有办法规避风险。规模越大,越会发现自己的知识不够用,我最近想去上学,这是我之前从没有过的想法,真的觉得自己不会的东西太多了。” 
 

聊起成功的法则,她总会说“胆量加运气”,可成功之于永恒,运气只是刹那的助推剂,胆量、努力、精明缺一不可。

创新求变



 

金舟凤身上有80后一代最珍贵的品质—不固步自封,在几家店相继成功,收入相对可观的时候,她并没有满足于现状。2012年,国内淘宝如火如荼的时候,她也曾想过通过电商的形式经营自己的店铺,尝试几次下来,发现意大利的快递系统过于缓慢而且成本高昂,而她的商品优势是价格低更新快,两者完全不兼容,便也作罢。她也尝试过网上选货,后来发现通过图片选出来的货跟实物相去甚远,影响销售,还是回归了原本的模式。“我总会觉得现在做的事情门槛很低,缺乏竞争力,很容易被替代。”居安思危难能可贵。

家族的精诚团结也渐渐因为生意的扩大而出现小小的不和谐。随着大家的店越开越多,内部竞争开始出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大家聚集在一起开了一次家庭会,约定按30公里为界,大家在各自的区域里随便开店,但不要开到别人的地盘上去。这个规矩开始能很好地被遵守,但随着生意好坏差异的出现,一些生意不好的店主觉得自己的店址有问题,但又不知道如何找到更为盈利的店址,便开到生意好的店铺的旁边。有人率先打破了地域划分的规矩,争端和分歧就来了。“总会解决的,大家总还是一家人。”每每讲到矛盾和困难,她都会尽量弱化,很少听她抱怨或者指责别人,在她的世界里,快乐很纯粹。

2014年,3家店的经营都已步入轨道,没那么忙碌的时候她又开始“折腾”。首先更换了从小姨那里承袭来的店名,起了新的名字Euro’s Fashion;随后回国,在义乌订了一个货柜的衣架和包装袋。“我想把我的东西品牌化,品牌才能成为不可替代的东西。”对此,妈妈不同意,觉得收入已经不错,为什么还要浪费钱在这样的事情上。妈妈还打电话给儿子,希望他能阻止女儿这种行为。“我哥哥当然支持我。”签下第4家3800平方米的店后,她又开始更新自己的品类。“这家店里我会多放一些家居生活用品,这次回国在义乌订了很多这类的商品回去卖卖看。”这次回国,她还做了另外一件事,就是在国内寻找可以合作的设计师,从打板开始生产自己的品牌。“尝试做自己的品牌,也是希望有机会可以回国去发展。意大利挺好的,但还是缺乏归属感。像我在意大利十几年了,一直都没有买自己的房子,每次下决心要买的时候,律师都会说,以目前意大利的经济状况,付这么多钱买房子很可能会引来警察或者政府部门的关注。我也不敢买太好的车,怕被抢劫或者偷盗。前些年,政府在执法上有些偏颇,我们还参加过当地华人的游行,到现在也没有太多的改善,店里频频有偷窃的,也只能自己解决。” 

生活在异乡,缺少归属感,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爱情的可遇不可求。“如果说我还有什么不满意,就是感情吧。”20出头,刚刚到意大利的金舟凤,遇到了生命中的Mr.right,两人结婚生子,共同创业。然而青春的爱情往往是短暂的,3年后,两人分道扬镳。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在意大利生活。这些年,小朋友回到姥爷身边学习中文,而她自己,在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感情事件后,没有再遇到自己的Mr.right,“爱情还是会有,却没有了嫁人的冲动。”她如是说。

金舟凤在朋友口中的称呼是“啦啦”,她也习惯别人这么叫。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有些好笑,但久了,脑海中会有一个画面,一个小女孩快乐地哼着“啦啦啦”的曲调。你听不出唱的什么,却能感受到她的快乐。

提示

收藏

分享

下载HiGirl APP
一起聚会玩

关注我就让你
变 时 髦!

你扫一下试试
不好看请你吃饭